登录推广|客服 |

扫描或点击关注
中金在线客服

使用中金财经扫码登陆 中金二维码

下次自动登录

登录
忘记密码?立即注册

其它账号登录:新浪QQ微信

手机网AndroidApp IOS
首页 财经 股票 行情 数据 基金 黄金 外汇 期货 港股 理财 原创 汽车 视频 路演 博客 部落 圈子 财经号
首页>>汽车>>自驾旅游>>  正文
新车
产地:
品牌:
品 牌:
车系:
车 系:

选车向导> 条件选车

价格:
排量:
车体:

热词

MORE香车靓影

自驾法国 带着艺术去旅行

2016-12-09 19:02:46 来源:时尚旅游 作者:佚名 我要分享
关注中金在线:
在线咨询:
  •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客服

  纵使印象派的生花妙笔也涂抹不出南法光影的稍纵即逝。唯有亲身到达,在普罗旺斯摇曳的橄榄树和地中海蔚蓝的注视下,寻访那些小径尽头的秘密,才能探侦到那些跟艺术有关的光与热。

  处处有梵高

  塞尚的橘子和碗、梵高的花朵和咖啡馆,马蒂斯爱上了尼斯的光,或许还有海岸。南法的颜色和气味滋养着这些神经纤细的画家们。时至今日,驾车循着他们的足迹漫游南法,仍能感受当初的生活滋味。

  
自驾法国 带着艺术去旅行


  从Avignon到阿尔勒一路风光明媚,我们的Volvo尽管是个大个子,在法国略显狭窄的道路上跑起来却也顺畅十足,除了过环岛时神经要高度集中外,剩余的时间我时常可以欣赏一下窗外普罗旺斯的风景,那些阳光在叶尖跳舞的橄榄树林和波光涟滟的河流,绿色的田野中偶尔点缀几间粗犷石屋,城堡在山顶俯视谷底……不觉间已经到了阿尔勒。

  阿尔勒的每个人,都好像梵高的熟人。我们走过文具店—“以前他曾在这里买画笔”,街心花园里,一个女人坐在长椅上,姿势犹如他画过的那一幅,还有他的雕像,嘴巴张着,额头皱纹密密,仿佛就是那个不快乐的本尊。

  一路爬到斗兽场的废墟最高处坐下,阳光和风同样肆无忌惮,教人想起画家挥洒在布上的那些热情。当初,梵高离开阴冷的巴黎一路往南,最后选定在阿尔勒落脚。他在这里用最爱的金黄色涂抹日光、麦田、旋转的星辰和路灯的光影,最后在这令人眩晕的颜色中趋于疯狂。“那曾是梵高的黄色小屋,二战的时候被炸掉了。”导游Marie指着一条小巷的入口,那里只有几栋姿色平庸的建筑,并不能令我联想起当初的模样。一群也许是来自希腊的中学生们热闹地走过,挥舞着帽子。

  生前的梵高没能卖出一幅画,死后的他却成了全世界的宠儿。在阿尔勒,人们沿着他散步的足迹走过街道和花园,在摆放了满城的油画复制作品前流连,企图捕捉一些旧日芳华。坦白说,大部分地方已经变了模样,除了那间Forum广场边明黄色的“夜间咖啡馆”。店家像画里那样,支起帐篷、摆出桌椅,甚至碎石子路面也一如往昔。可惜我们在这儿停留的时间不够,不然倒可以来看看是否阿尔勒的夜晚会像梵高所描述的那样“有被蓝色夜空中的一盏大煤气照亮的一个阳台,与一角闪耀着星星的蓝天。”

  在梵高割掉耳朵后被送去疗养的石墙医院,我们坐下来吃午餐,盘子里有新鲜的蔬菜塔和色拉,花圃里开满各色鲜花。这家曾经给他慰藉的医院如今也是本土艺术家们的精神源泉,已改名为梵高中心,讲座和展览四季不断。在阿尔勒,有许多循着梵高足迹而来的画家,继续编织着他当年未能实现的南法画室之梦。

  普罗旺斯的小镇间都挨得很近,吃过午餐,我们继续驱车前往埃克斯。在一个转盘时我数错了出口,等到醒悟过来已经开上了错误的道路。幸好GPS反应很快,马上提示800米外的转盘可以调头回来,于是安心。有趣的是,即使是法国人自己在转盘里也是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,不确定出口的话就只能在里面慢慢转了。

  寻找塞尚大约是在埃克斯最简单的迷宫寻宝游戏,因为他在这里出生、长大,几乎从未离开这座城市。沿着街道上镌刻着塞尚名字的金黄色小铜块走,一路经过他出生的公寓、接受洗礼的教堂、和左拉一起念书的中学、父亲的帽子店、最后安葬的墓地,也就了解了画家丰足宁静的一生。

  Le Cours Mirabeau大街把埃克斯现代的那一面隔离在了浓浓的树荫之外,一座座咖啡馆和喷泉点缀在两旁如蛛网般的小巷中。这里每周三次都有清晨集市,农夫们带着新鲜的水果、蔬菜、花束和自家制作的奶酪与点心而来,据说这是一个很古老的传统,不知道塞尚当年是不是也是逛集市爱好者。而他对静物的热爱,是不是又由此而来。

  嚼着当地人最爱的传统点心—一种奶白色杏仁形状的小蛋糕,我们出发去寻找塞尚的画室。喜欢散步的塞尚常常一不留神就走出了老城,他爱上城郊小山上的一片景致,于是把画室建在了这里,一待就是好几十年。这是一栋朴素的两层小楼,要不是门旁的塞尚雕像和粉丝送来的一束鲜花,我几乎以为是误闯了哪家的民居。

  马蒂斯的异国

  “马蒂斯曾在尼斯住了两周,雨也下了整整两周。最后他终于决定离开了。那天早晨,雨停了,他见到了尼斯的阳光。于是他改变了主意。”

  走在通往马蒂斯博物馆的公园小径上,星期日下午的公园是踩着滑轮的小孩和接飞盘的狗的天下,还有两个墨西哥家庭正在庆祝生日。一个在贩卖风景画的男人同Oliva打招呼,他是当地的名人,在市政厅工作,画得一手好画,休息日就出来卖画。我注意到有个喷泉里都是泡沫,Oliva说是因为大家丢了很多块肥皂进去的缘故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海和天气,在尼斯,似乎每个人都那么无拘无束。

  难怪马蒂斯也会喜欢这里。他那么爱旅游的人,在尼斯偏偏住了38年,从中年一直住到去世。这名野兽派画家是个合格的游客,在他的私人博物馆里,我见到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纪念品,包括一头来自东南亚的石雕怪兽、一块中东几何图案的窗帘和一些毫无用处的小玩意儿。而他在这里的创作,也开始展现了许多异域色彩。

  也许尼斯本身即是异域。这里已经靠近意大利,物美价廉的意面馆子开满了步行街,来自摩纳哥、美国和阿拉伯的富豪们买下山间别墅,闲时便来度假。游客们戴着墨镜和围巾,坐在双层观光电车的上层,任由司机在山城和海岸绕圈,掠过那些奢侈品商店和有着鲜艳涂鸦的老城区。天使湾漫长的海岸线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远方,阳光暖暖地笼罩着红色的岩石和墨绿色的橄榄树,是蔚蓝海岸最经典的风光—虽说尼斯是有钱人的天堂。

  
自驾法国 带着艺术去旅行

中金在线汽车频道官方微信公众账号(车show),我们致力于为广大有车一族提供养护、驾驶技巧,热门新车评测等实用资讯,打造车友互动交流平台,快来试试吧!

微信关注方法:1.扫描左侧二维码;2.请在微信平台“查找公众账号”选项中搜索“车show”(cnfolauto)关注汽车频道微信。

为您推荐

更多评论>>网友评论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